家居生活 > > 正文

信和新材料王诗榕:诚信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助推器

2020-09-12

“诚信不仅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助推器,也是传家的大法宝,它已经贯穿了我们家族几代人的生活以及工作当中,我希望还将继续延续下去。”王诗榕说。

信和新材料王诗榕:诚信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助推器

前不久,高性能石墨烯防腐蚀团体标准制定高峰会议在福建泉州举行。受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委托,信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和新材料”)牵头制定了《环氧石墨烯锌粉底漆》和《水性石墨烯电磁屏蔽建筑涂料》两项石墨烯涂料团体标准。对此,与会专家给出了高度评价,“这两项团体标准填补了国内空白,将有力推进我国相关涂料领域的创新科学发展,对我国涂料行业的技术创新与产品结构转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从一家卖涂料的小店起步,22年间,信和新材料迅速成长为中国最重要的工业涂料和建筑涂料供应商之一。蜕变背后的支撑是什么?董事长王诗榕告诉记者:“成功没有捷径。唯一办法就是坚持诚实守信,以工匠精神一点一滴推动创新,依托核心竞争力构筑传统产业发展的新支撑。这正是信和新材料得以逆势扩张、持续领先的原因所在。”

信和新材料王诗榕:诚信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助推器

信和新材料董事长王诗榕

夫妻双双下海,替父偿还“可以不还的债”

“上世纪80年代,与一般人相比,我们的生活还是挺好的!”身材高大的王诗榕用缓慢的语速娓娓道来,“那时候父亲经营涂料公司,我在政府部门上班,妻子在银行任职,虽然收入不是很高,但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的。”

这一切在1989年发生巨变。那一年,王诗榕的儿子出生,就在儿子满月的这一天,父亲开的小涂料公司因为邻居的一场大火消失殆尽,“所有货物被烧得干干净净,七七八八加起来损失大概有三十几万元。”彼时在税务局工作的王诗榕很是为难,初步估算,外债达到6万多元。“6万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应该算是巨款了,仅靠我们夫妻俩的工资,要还这么多债务是很困难的。”当时有很多人劝慰他父亲,这是天灾人祸,烧掉了也没办法,即便不还钱,别人也会理解。但在王诗榕父子心里却始终觉得人要活得光明磊落,活得有尊严,“老实了一辈子的父亲的想法我是知道的。”

一番思想斗争后,王诗榕决定辞职,承担起所有责任,替父还债。王诗榕形容那段时间是累并快乐的。“每天早上7点就开始工作,搬货卸货,一直要忙到晚上10点甚至11点。”26岁的他做出承诺:三年内一定还完所有欠款。

王诗榕告诉记者,因为父亲的好口碑,火灾过后,不仅没有一个供货商前来逼债,相反,所有的供货商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照常供货。“就拿漳州龙海的一家厂来说吧,很多采购商是先交钱再发货,而我却不用先交一分钱,要多少货发多少货。”

得益于多年积累的信誉,王诗榕经营的鲤中油漆商行很快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因为诚实守信、真诚服务、不掺假,生意红红火火,不仅及时还完了债务,业绩甚至超过了父亲经营时期,四面八方的人闻名而来。”王诗榕说,那时候,晋江、石狮的很多顾客都不顾路途遥远,专门到店里来买货,甚至在店里排队等候都不介意。“我卖的价格也不比他们当地便宜,我想这靠的就是信用,顾客信任你的产品。”

绝不掺杂使假,坚守品质底线收获客户青睐

1999年,越来越红火的鲤中涂料商行实现质了的飞跃。王诗榕作为福建省内最大涂料代理商适时建立了自己的涂料厂信和涂料有限公司(信和新材料的前身),“起名‘信和\\’,取义‘信誉为本、和气生财\\’之意”,王诗榕说。

涂料质量事关人的健康。从事涂料销售多年,王诗榕深知,市场上油漆涂料品牌众多,良莠不齐,一些品牌油漆涂料里含有大量有毒物质。“从建厂之日起,我就告诉员工,我们只生产环保涂料,掺杂使假的事坚决不做。”

王诗榕告诉记者,家庭装修和建筑行业使用的油漆、稀释剂、粘胶剂中,多含有苯、甲苯、二甲苯等有毒有机溶剂,在通风不畅的情况下接触所谓“三苯”,除了使皮肤黏膜受到刺激外,还可能伤及神经系统以及肝、肾、造血系统,国家对“三苯”的含量有严格的规定。现实中,很多木漆生产企业在用二氯乙烷,为了降低危害,作为工业细分领域的专业涂料厂商,信和涂料始终拒绝使用,而用其他更为环保的材料替代,每吨成本相差3000元至5000元。成本虽然较大幅度增加,但王诗榕觉得“很值”。“如果产品质量出了问题,一旦车间工人出现健康问题,谁能赔得起?”

坚守品质底线,让信和新材料不断收获客户的青睐。王诗榕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前几年,上市企业中国龙工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新设立一家企业,装修中80%的涂料从一家台资企业采购,20%的涂料由信和供应。一次,这家企业的工人突然患上肝炎。问题出在哪?公司当即委托专业机构对所使用的涂料进行检测,结果信和供应的涂料完全没有问题。如此一来,该企业当即决定,终止与这家台资企业的一切合作,公司所需的涂料全部向信和新材料采购。

从事涂料生产18年来,王诗榕始终把品质放在首位。为了赚取利润而偷工减料的事,他一概断然拒绝。两年前,一家企业因装修需要,对外开展合作。经测算,王诗榕得出每平方米的成本价是47元,他报的价格是52元。“厦门一家企业报的价格是每平方米47元,这个价格你做不做”,企业负责人问。“这个价格只够成本,如果我接单,为了赚取利润,肯定是要偷工减料,这势必影响工程的质量。这种事我做不来,也坚决不会做。”王诗榕肯定地答复道。结果证明了王诗榕的判断,“现在这家企业每年都要做一次修复,如果由我们施工,至少可以保证5年不用修复”。

凭着对产品品质的坚守,如今,信和新材料的业务遍布东北、京津、山东、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广东和广西等地,产品和服务还出口到亚洲其他国家,并成为合作客户永远信任的专业品质涂料厂商。

传承良好家风,努力让诚信品质世代延续

以诚为本的品格,让王诗榕不断获得社会各界认可和赞誉。创业以来,他相继担任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副会长,泉州市政协常委,洛江区政协副主席,洛江区商会会长,九三学社泉州市委员会副主委,先后荣获“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福建省优秀青年企业家”、“泉州市诚实守信模范”、“改革开放30年泉州市杰出经济人物”等称号。

在王诗榕看来,这种品格的形成,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父亲的身体力行、率先垂范。“我的父亲是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人”,谈及父亲,王诗榕一连用了三个“很好”。“父亲诚实憨厚勤勉,我小时候无法真正体会到这些,父亲经常在外地工作,我们之间的交流只有纯粹的生活交流,但不可否认,这种平实已经渗入骨血。”

王诗榕也希望能像父亲那样,给自己的孩子做个诚信和气勤奋感恩的榜样。在他看来,儿子王书传憨厚实在,并不会花天酒地,甚至还挺勤俭的。“小时候我经常对他说,爸爸工资低,一个月就500块,所以不能乱花钱。记得有一次我和他出门,车需要停在收费停车场,他和我说往前走几步就到了,不用浪费那个钱。”

王诗榕的示范无疑是成功的。复旦大学材料专业毕业后,王书传加入了信和大家庭,他的表现让王诗榕倍感自豪。“‘很好很好很好\\’,好在他勤奋努力,好在他潜力无穷,好在他朴实无华。来到公司之后,虽然是相关专业毕业的,但可以说还是门外汉。但两年中,他进步非常快,如今已是信和‘核电涂料研发\\’的核心领头人。”

“诚信不仅是企业做大做强的助推器,也是传家的大法宝,它已经贯穿了我们家族几代人的生活以及工作当中,我希望还将继续延续下去。”王诗榕说。

来源:涂料经-公众号


水性家具 http://wap.chenyang.com/index.html
-

-

相关阅读

heyand资讯网